推荐企业

面对疫情 普通人如果陷入焦虑该如何调整心态?

时间:2020-02-06 17:35 来源: 作者:木木

  如何化解疫情期的负面情绪 对话湖北一线心理咨询师

  恐慌让他每半小时测一次体温

  关注肺炎疫情

  截至2月5日上午,全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人数已达23696例,死亡491例,治愈859例。

  1月23日,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后,一条24小时心理咨询热线开通。杜洺君当天接到湖北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电话邀请,成为首批提供咨询服务的心理医师之一。

  热线开通以来,有510人主动寻求心理干预,其中一些缺少医疗资源的人打来电话,希望得到就医帮助,一些出现轻微症状的人变得敏感多疑:门把手,电梯按键,地铁车厢,好像到处都有“敌人”,有人打一个喷嚏就立刻陷入“我是不是感染了”的担忧中,有人每半个小时就要测量一次体温……

  北京青年报记者对话湖北一线心理咨询师杜洺君,他对人们如何调节情绪给出建议。

  “恐慌是会传染的,恐慌本身更容易打倒人”,杜洺君说,疫情期间,出现紧张、焦虑、害怕是正常的表现,有力的社会保障可以减少不安情绪,“你也可以尝试举起右手,化掌为刀,用力往下砍,暗示自己负面情绪到此结束。”

  热线实行两级心理干预

  北青报:心理咨询项目是如何开展的?是哪些人在提供心理服务?

  杜洺君:就像疫情一样,从零开始。我们向协会和社会同时发出召集令,收到了来全国各地以及海外共900多位心理医生的响应,目前,项目由202名经过严格筛选的心理咨询师组成。

  我们对报名者进行了审核,入选心理咨询师必须持证上岗,年龄在40岁以上,有200小时以上面对面咨询经验,咨询完成后,咨询师需要撰写心理干预报告。

  每晚,我们都会请专业医生,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医疗常识和政策进行培训。

  北青报:心理干预具体流程是怎样的?

  杜洺君:我们的热线实行两级工作制,首先要对来电的咨询对象进行一级干预,由资深的心理咨询师在前端做接线员,进行五至十分钟的情绪疏导,如果咨询师发现对方不止有情绪问题,还可能存在累积的心理问题,那么就由分发组对来电进行分发和转接,这就进入了二级干预的流程,由另一位咨询师对其进行半小时左右的疏导,或者时间会更长。

  每半个小时测一次体温

  北青报:来咨询的,是哪类人群?

  杜洺君:来咨询的人分两大类。一是寻求就医帮助的人,他们常会说:“打不通其他电话只能打你们这个。”碰到这种情况我们一般会转接110、120或者来电所在区域的相关负责机构,通过热线帮他们实现和政府的对接。

  另一类是心理上有困惑的人,他们身体上通常会有一点症状,比如感冒、发烧或者咳嗽。这时候他们会比以往更紧张,来电话就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纯粹的心理问题,我们称之为“求证”,一旦确认自己只是心理作用,就会接着寻求方法改善,我们称之为“求法”。

  北青报:能举个例子吗?

  杜洺君:之前有个人打来电话,说他经常量体温,每隔半小时或者一小时就要量一次,精神高度紧张。

  我们判断这种恐慌是因为他用单一的体温指标,来覆盖自己的判断。他会不断问:“我体温37.5度,是不是感染了新冠病毒?”我当时给他普及了一些心理健康知识,告诉他所有人在这个情况下,都会出现类似的过度紧张和焦虑,需要冷静,不要用单一的指标来吓自己。

  北青报:来电人群的地域分布是怎样的?

  杜洺君:我们有三分之一的电话来自湖北之外的地方。他们当地还没有心理咨询热线,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过武汉接触史,就是纯粹的恐慌,他们的紧张反映了社会普遍存在的心理状态。

  曾经有一个妈妈打电话过来,她看到新闻里一个九个月的孩子感染新型冠状病毒,她很害怕,担心自己三个月的孩子也会被感染。我们把这种想法叫做不良的心理暗示,这样的想法引起了更深的恐慌。

  有人的恐慌来自于实质性的事情,有人的恐慌就如同那位妈妈,来自于恐慌本身,这更容易打倒人。

  北青报:有疑似或确诊患者过来咨询吗?

  杜洺君:曾经有一个确诊肺炎的男士打电话过来,他程度比较轻,刚确诊就把自己隔离在乡下的房子里,因为药品和物资都不多,所以打过来倾诉焦虑和担心。

  其实他隔离条件很好,有自己独立的房子,在打这个电话之前,这些客观优势是被他忽略的。他每天看新闻都会觉得自己好可怜,担心自己病情越来越重,会像每天统计的那些数字一样成为死掉的那个,这就是内在的恐惧本身。

  在陪伴和聆听之后我梳理他的思路,向他提出问题:在现有的条件下你能做点什么让自己平复下来,他思考了一会儿后说了句“我知道了”。

  北青报:有一线医护人员过来咨询吗?

  杜洺君:比较少,他们的专业素养不允许他们在这个时候过多顾及自己内心的感觉。也有很多医院第一时间建立了自己的心理干预和救援热线,我们在线支持好几家医院,他们处理不了的,需要二级干预的都会转到我们这里来。

  恐慌本身更容易打倒人

  北青报:面对疫情,哪些心理应激反应是正常的,哪些是不正常的?

  杜洺君:紧张、害怕、焦虑都是正常的,而一旦产生自杀倾向或者社会攻击性就属于异常了。就目前所做工作来谈,求助电话基本都在正常范围内的。

  北青报:恐慌情绪也会传染吗?

  杜洺君:会,这就是群体性和社会性特点,即使不用语言表达,通过感觉也完全是可以传递恐慌的。如果处在黄色视频在线观看恐慌的环境下,需要自我有一个严格的保护机制,包括卫生防护各个方面,也要在内心坚定: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是健康的。

  北青报:一旦陷入焦虑,普通人应如何调整心态?

  杜洺君:首先是“少”,即少看手机,少看负面新闻。因为负面新闻会累积负面感受,这样的感受会给人造成困惑,到一定程度就会影响身体;其次是“多”,可以在现有条件下,在家看书听音乐、打打太极、练练瑜伽,或是进行一些棋牌类活动,以往生活中忽略掉的美好、爱好,都可以在这个时候找回。

  北青报:有没有实用的小方法可以缓解情绪?

  杜洺君:首先推荐腹式呼吸法,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心理阻断的小技术。当人处在一个极端情绪下,情绪会像一条狗,人会被牵着走,这时是需要喊停的。你可以拿出右手,化掌为刀,用力往下“砍”,同时嘴里喊停,把负面的想法停在这里。

  北青报:有的心理咨询师会因为无法为患者提供实质性帮助而感到无力,对此你怎么看?

  杜洺君:我们既然是心理咨询师,就做好心理咨询师的事情,各司其职就够了。每个人能力都是有限的,要学会面对自己,清楚自己能做什么,更要明白自己不能做什么,有这个界限才是最好的状态。比如普通民众,好好在家隔离就是贡献了,不要超越自己的界限去做不能做到的事情。(文/记者 郭慧敏)

上一篇:立春后北京首场降雪持续两日 6日午后将逐渐结束
下一篇:没有了

 
 
专题报道
技术应用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1998 - 2016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仟亿达节能烧结机机尾烟气余热发电系统设计 京ICP备09035855号-2